游戏邦在:
杂志专栏:
gamerboom.com订阅到鲜果订阅到抓虾google reader订阅到有道订阅到QQ邮箱订阅到帮看

十四篇系列:Supercell在第一款Hayday成功前有四款试错失败

发布时间:2020-04-15 08:50:41 Tags:,,

十四篇系列:Supercell在第一款Hayday成功前有四款产品试错失败了

第一篇

《吴子图国》写吴起掌兵,出战76次,赢了64次,还有12次平分秋色(以及这么厉害的四戒)

A,与诸侯大战七十六,全胜六十四,余则钧解。辟土四面,拓地千里,皆起之功也

B,有四不和:不和于国,不可以出军;不和于军,不可以出陈;不和于陈不可以进战;不和于战,不可以决胜

第二篇

大东南高调进军游戏后(5.6亿收购唐游网络),走了一个囧字型的虎头蛇尾

2019年游戏业务营收100.6万人民币

2018年游戏业务营收1342.8万人民币

2017年游戏业务营收4560.7万人民币

2016年游戏业务营收9780.8万人民币

第三篇

这应该是对用户游戏沉浸最高的定义了:

For them ,it was not just a game,it was a passion,a very important part of their every day life,something that they played together with friends and also made new friends with

而其中最核心的两大机制逻辑就是:Social 和 Gameplay

The two core pillars around which we wanted to build this longevity would be gameplay and social

moon hunters (from pocketgamer.biz)

moon hunters (from pocketgamer.biz)

第四篇

看了下,Supercell在HayDay测试以前,总共有四款产品宣告失败了,分别是:Gunshine,代号Magic,Pets VS Orcs 和代号Tower

也就是说在Hay Day和Clash of Clans上架阶段,Supercell总共筹备了7款游戏

其中有5款没熬过测试阶段,Gunshine,代号Magic,Pets VS Orcs 和代号Tower之外的第五款是Battle Buddies

初创阶段Supercell产品线跑出来的比例是2/7(30%以内)

第五篇

这三者在协同上的基调已经完全一致了

Supercell:Even more important than having the best people is having the best team(What if you put together a games company the way you’d put together a professional sports team)

Tim Cook:the only way to move forward is to move forward together

Steve Jobs:Great things in business are never done by one person.They’re done by a team of people

第六篇

Debbie Bestwick(Team17 CEO)这句话,几乎就是我们昨天讨论的问题的最佳注解

Research and planning are two of the most underrated areas of setting up a new business

绝大多数有竞争力的公司,基本都是靠1-2款产品角逐市场的

这也意味着产品的市场切入判断是:最核心的环节

产品的立项,其实都不应该着急,这是一个:一步错 步步错的超级陷阱

昨天看一堆产品的试错列表,这个感触就更明确了:不合适的出发点将吞噬一切(特别是大比例产品被证伪了)

第七篇

给昨天的描述(指的是第一个优先级),加个注解,来自John Lasseter的访谈

He(John Lasseter,Pixar Executive)point to a corner of the room and says that‘s my sleeping bag ,and that’s where I sleep to get these projects done ,and if you want to be a great animator,that’s what you’re going to do too

The ambitious team is usually going to beat the unambitious team

在能把项目做到可体验水平的团队很多,但事实上失败率超高的大环境里

判断的逻辑,肯定不止能不能做事(能完成流程的人太多了,以Steam为例,一年上架产品能跑得理想的不足0.3%,但能跑的有100%),而是能不能看到有价值的方向(能驾驭趋向的几乎凤毛麟角),以及如何把这个价值方向最大化的统筹能力(愿意出让权益用共生的方式一起做大的就更少了)

所以,评估一个人和项目的优先级顺序,我觉得应该是:

A,第一优先级是:对做成事的欲望,企图心,和执念

B,第二优先级是:超平均水准的行业素养,市场判断力和统筹能力

C,第三优先级是:有不俗的行业资源和人脉资源关系链

D,第四优先级是:有协同共生意识,和基于分享基础上的可持续性运作

剩下的,可能都是附属性质的

现阶段,不仅需要最拔尖的产品线(一般的产品已经失去价值了),更需要能驱动上下游的协同链(不能调动一切能协同的资源,天花板都不会高)

第八篇

ESRB把针对Loot Boxes的舆论顾虑扩大化了

现在定义的是Random Items,也就是包含不确定因素的机制都囊括进来了,比如Loot Boxes,Gacha Games,Item or Card Packs,Prize Wheels,Treasure Chests

变成了一个统一的识别特征:In Game Purchases(Includes Random Items)

理由也超级直白:According to research, parents are far more concerned about their child’s ability to spend real money in games than the fact that those in-game purchases may be randomized

第九篇

《列子杨朱》开篇,把人的一生写得清清楚楚:

杨朱游于鲁,舍于孟氏。孟氏问曰:“人而已矣,奚以名为?”曰:“以名者为富。”“既富矣,奚不已焉?”曰:“为贵。”“既贵矣,奚不已焉?”曰:“为死。”

“既死矣,奚为焉?”曰:“为子孙。”“名奚益于子孙?”曰:“名乃苦其身,燋其心。乘其名者,泽及宗族,利兼乡党,况子孙乎?

第十篇

随着喵与筑上架,基本上就可以说明两件事情:

A,多益在Puzzle端的尝试不是很理想(主打治愈的喵与筑,主打奇幻探索的童话萌消团)

B,多益在Strategy端的尝试不是很理想(主打三国题材的九州劫,主打跨历史题材的梦想帝王)

至少,与多益擅长的Role Playing相比,Puzzle和Strategy几乎只能用相对逊色来表达了

第十一篇

SteamSpy做的这个历年对比图就更囧了

在Steam新品增量大爆发的环境里,连前一个月能赚到1万美元的比例都已经降到15%以内了(前一个月赚不到钱的,后面要再赚到钱的可能性就小了)

而1万美元,在欧美开发环境里,就是一个高级开发者的月薪而已

Steam早期,大部分产品都能找到自己的变现位置

而现在,新品被稀释后,大概率都沦为炮灰了

…贴一下前几天的朋友圈

大概这就是视角差异:Steam觉得2019年比2018年在头两个礼拜能赚到1万美元流水的游戏更多了,所以是Better way for developers to make money

但我们的视角是:有87%的游戏赚不到1万美元,以及99.8%的2019年游戏没有可持续性的Peak竞争力

Valve的核心是他们的通道还行,但我们需要解读的是Steam只对好产品友好(一般的产品自动沦为炮灰)

…以下是早上的朋友圈…

Valve自己的数据称2019年有1100款游戏在上架的前两周营收达到1万美元及以上

但是Valve没说的是,Steam 2019年总共上架了8286款游戏

一个事实是:前两周都赚不到钱的游戏,在后续的长尾运营中基本就更难赚钱了

而1万美元是个什么门槛,差不多一个好一点的有资历的员工一个月的薪酬

就算是把门槛降到1万美元,8286款产品中也只有1100款产品能达到

如果套用Peak值这个常规指标,2019年上架的产品在现在有Peak竞争力的也不过20来款

能把一款游戏从0做到可发行的团队很多,但能把一款游戏做出价值竞争力的团队就屈指可数了

中间的差距,基本上只差一个产品引领人

也就是制作人的产品视野好不好

第十二篇

我了解文化的最初切入点是西方文学,再后来因为理解障碍,转入了更基础的哲学和宗教学习,再然后才是回到中国的古典文学

所以和朋友聊天的时候,我基本的界定就是:文化的底层逻辑是兼容和共生

兼容和共生,几乎能解释所有的人文立场

这是底层的模型

未来,应该就可以向上,找到好的表达方式

第十三篇

类似Embracer Group,Zynga,Modern Times Group和Stillfront Group,Scopely…这种不断向资本市场募取资源

然后向行业中的产品型公司做整合

用帮助自己扩充竞争力的名义盘活游戏上下游不断板块可退出活力

都是好公司

让资本和创业者在退出选择上,有了更多的明确并购机会

第十四篇

来自Apus 2019年的数据:

A,全球用户日均用手机的时间为5.43小时

B,用户玩手机的核心对象是视频,游戏和交互工具

全球用户,日均游戏体验时间差不多100分钟,也就是1.6个小时

解释下基本上是:

A,用户非睡觉和工作的时间基本都贡献给了玩手机

B,玩手机的大部分时间都贡献给了视频和游戏

所以,用户不是在玩手机,就是在准备玩手机的路上;玩手机时,用户不是在看视频,就是在打游戏

对线上娱乐业来讲,就归结到视频和游戏上了

本文整理自近期朋友圈,欢迎探讨交流,郑金条,微信zhengjintiao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