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邦在:
杂志专栏:
gamerboom.com订阅到鲜果订阅到抓虾google reader订阅到有道订阅到QQ邮箱订阅到帮看

万字长文,从玩游戏角度看待游戏设计问题系列1

发布时间:2014-10-22 09:16:23 Tags:,,

作者:Ernest Adams

最近我玩了一些早前的游戏,并发现,现代游戏与之比起来,除了技术上有了较大的进步,一些早前的设计问题仍然存在着。那些15或20年前的游戏中存在的功能不足以及设计欠 缺的问题仍然广泛分布于现在的游戏中。

以下我将列出游戏中一些反复出现的糟糕功能设置问题。

无聊的迷宫设置

在早前的文本冒险游戏《Colossal Cave》中就有两个迷宫。一个描述为:“你在一个充满各种类似的曲折小道的迷宫中。”而另外一个则是“你在一个充满各种不同的曲折小道的 迷宫中。”这就是典型的无聊且愚蠢的迷宫设置。因为《Colossal Cave》是第一款冒险类游戏,所以我们不可能对之要求过高。但是想想这是一款20年前的游戏,我们更没有理由 直到现在还延续它的做法。有人跟我推荐了《凯兰迪亚传奇全集》这款前几年发行的游戏,虽然我也感受到了游戏的乐趣,但是当我再次遇到迷宫时,这些乐趣也就淡然无存了。

但是并非说迷宫就是无聊或愚蠢的代表。我们也能够设计出有趣的迷宫,即基于玩家的理解去排序迷宫中的布局。迷宫应该是具有吸引力,巧妙且有趣的存在。如果你的迷宫不能 带给玩家乐趣,那么这就是一种糟糕的功能。

缺少地图的游戏

我非常缺乏方向感。特别是在电子游戏世界中,如果墙壁和地板都使用同样的纹理,那我更难分辨方向了。而在现实世界中,即使是办公大楼中的任何小隔间也拥有区别于其它隔 间的标志,如地毯上的污点,某人座位上的卡通海报等。当我在玩《毁灭战士》时我感受到了很棒的游戏体验。但是我却不喜欢《Quake》这款游戏,因为它未能给玩家提供游戏地 图。游戏没有理由取消地图,除非它的存在会影响玩家的前行速度,并且这么做便不能将真正的游戏设置展现在玩家眼前。

bad-game-design(from troll.me)

bad-game-design(from troll.me)

充满不协调或者破坏沉浸感的元素

有时候,冒险游戏会呈现给玩家一些不协调的问题或障碍。我认为这是设计师江郎才尽的表现,并且会因此让玩家对游戏感到失望。如果游戏将玩家引入一个奇幻世界,并且玩家 在游戏中扮演的是英雄骑士的角色需要拯救出美丽的公主,但是游戏却未设置与英雄斗争的恶龙形象,这便会因此破坏游戏的沉浸感。而对于《Nine Men’s Morris》这款游戏, 我认为如果它只是设置玩家打击恶棍会更加协调。

没有意义的超现实主义

许多游戏避开了一些幻想世界反而将玩家带入一个充满不安感的领域。让我跟你们说说什么才是艺术界真正的超现实主义:它不只是是一种随机性。真正的超现实主义将会并列一 些看似本没有关系的物体或观点,并因此让人们意识到[人类的境况|上帝的本质|慈悲的意义等]。尽管一开始可能会显得荒谬,但是真正的超现实主义是具有潜在主题的。

我从来没看过哪一款电子游戏的超现实主义能够设置如此宏伟的目标。大多数游戏都只是在说“当你到达Doomsday Machine的控制室时,你会看到一个小丑站在那!很酷吧!”其 实,超现实主义就像是一篇散文诗歌:很容易做,但是却很难做得好。一个构思拙劣的游戏内容不能将“这是超现实主义”作为借口。

要求使用极端横向思维解决谜题

这是一些晦涩的谜题。有时候设计师会觉得自己很有幽默感,甚至具有超现实性,但是往往只能说这是他门不成熟的表现。这是一种怠惰的智力问题设计,即提供一些答案很模糊 或者不合理的问题。当然你可以添加一些荒谬的障碍以增加玩家们的游戏时间,但是这么做却不能真正提高游戏的乐趣。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没有任何需要横向思维解决谜题

当你面对一扇被上锁的门时,很显然你的解决方法便是寻找钥匙,但是这却是非常无聊的任务,除非游戏能够提供一些其它开门的方法。但是多半只可能出现一个解决方法。

在文本冒险游戏中,这就像是“寻找正确行动”的问题——除非你能够找到满足游戏要求的方法,要不你就只能遭遇失败。游戏所要求的是什么?打破?撞击?粉碎?毁坏?重击 ?还是烧毁?很多游戏在今天都面临一个相同的问题,即你对游戏中的障碍物只有一种解决方法。如此游戏设置将会阻碍玩家的思考;让他们不得不尽力揣摩设计师的想法。

在现实世界中,面对一扇被上锁的门你会怎么做:

寻找钥匙

撬锁

强迫或说服拥有钥匙的人开锁

蛊惑门内的人开门(也许只是敲门即可)

砸门,烧门,割门,或者用硫酸溶解门等

绕行——通过窗户或者在墙上凿开一个洞

这些做法都取决于你的想象。

我知道对于你来说这可能是一种苛求。作为开发者,思考并执行一切玩家可能想到的方法确实很困难,并且也需要耗费巨大的成本。尽管如此,我们可以创造一些“可变的环境” ——例如你的炮击和爆炸能够影响现实世界中的所有事物而不只你的敌人,所以我们也可以在游戏世界中添加一些可变体,以奖励那些使用横向思维的玩家。

要求使用无关紧要的知识去解决谜题

这是一种低级做法,就像是我不知道《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游戏邦注:披头士的热门专辑)中的第三首歌的名字,但是游戏却对我提出了这个要求,如 此看来这只能说明游戏设置太过怪异了。

彼此相隔甚远但联系紧密的元素

这里我指的是任何能够影响远处游戏障碍的道具。《毁灭战士》在这方面做得并不好,但是最糟糕的例子还是《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Infocom旗下的一款 文本冒险游戏)。在游戏中,如果玩家不能在一开始就接收垃圾邮件,他便不能在游戏最后获得胜利。这种糟糕的功能设置也是一种怠惰的谜题设计,它人为地延长了游戏时间, 而不是让玩家凭借智慧取胜。

要求使用大量组合,但仅有一者是正确方案

在Infocom的另外一款冒险游戏《Infidel》中,玩家必须在特定顺序下完成4件事。在此可能组合的数目就是4(或者4的倍数,24等)。在这里不存在明确的顺序,你必须亲自进行 尝试。这种怠惰的谜题设计不仅会浪费玩家的时间而且不具备多少娱乐价值。

琐碎而破坏整体感的游戏任务

换句话说,这就是所谓的角色扮演游戏体验。在我看来大多数角色扮演游戏都结合了商业模拟方式以及射击游戏的谜题挑战。在中世纪冒险游戏中我的目标是屠龙救公主,而不是 花掉三分之二的时间与小贩讨价还价。我希望成为英雄,但是游戏却使我成为一个二手军火贩子。只能通过盗取死人身上的钱谋生,而这种做法让我觉得很不地道。

未预留足够的时间让玩家思考对策

大多数游戏加载内容时都要经过相当一段时间长度,如果仅为玩家提供短短数十秒时间思考对策,这绝非一个聪明或者具有挑战性的设置,它只会让玩家感到挫败。如果游戏未提 供任何线索,那么这便是另一种浪费时间、让玩家盲目试错的方法。而如果游戏提供了一定的线索,也需要给予玩家一定的时间进行思考。任何军队都不会盲目地进入一片未经侦 查的领域。所以你也不要期待玩家会这么做。如果你在游戏的一开始便为玩家设置了一些危机,那么你需要确保至少为他们提供一些安全的选项。

低能的敌人

我也很讨厌面对那些缓慢走向你并且对你的射击束手无策的愚蠢怪物。这是《毁灭战士》中所使用的技巧,也是迄今为止无数电子游戏所采用的方法。比起提供给玩家一种智能挑 战,游戏更倾向于以“人海战术”挑战玩家。

所以让我们发挥想象力!为何不让一些胆小的怪物向你乱射然后逃跑,而后再伺机报复?或者让一些怪物在遮掩物间迅速进进出出?为何不让一个怪物在第一眼看到你时就逃跑了 但随后会带来一些同盟——如果你能够在它的逃跑过程中抓住它,那么它就不能向同盟发出警报了。或者头一回一些怪物鬼鬼祟祟地逼近你?或者一些怪物向你发动直接进攻,但 是却因为负伤而逃跑,而不是一战到底?也许我们可以提供一些怪物去诱惑玩家走出遮盖物,并发动同盟共同发起扫射。或者提供一些足够聪明且能够像人类一样可以执行任何任
务的怪物。

这些都并不是什么新颖的理念,但我们很少在游戏中见到这些内容,也还是因为懒惰设计造成的,因为对于设计师来说设计愚蠢的怪物更加简单。所以,为了能够提供给玩家更多 新的挑战,我们应该认真思考怪物的设计。

以下两点内容与其说是设计元素的瑕疵,更像是一些美观点上的问题。

糟糕的演技

不仅是电影里,电子游戏中糟糕的演技也会分散观众的注意力。它会影响玩家在游戏中感受到的幻觉状态。特别是当四周围绕着一些优秀演员时,糟糕的演员便会显得更加突兀, 甚至会让玩家希望这些角色立刻死亡。因此影响了电子游戏中的大多数表演。

幸运的是,这些问题最终都会遭到自我“瓦解”。这个领域中的激烈竞争总是要求我们发展出一些新能力。就像是如果能够获得电视剧或者电影的演技提名,我们会非常高兴。但 我们并不需要John Gielgud以及Katharine Hepburn(游戏邦注:这两者都是早期著名电影演员)这样逼真的表演,因为电脑游戏应该具有交互性。比起在电子游戏中添加糟糕的表 演,还不如直接取消这种表演,这样做反而省钱省力。

整齐的爆炸场景

不管是哪张图片上的爆炸场景都是一团糟。所有的物品都被轰炸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碎片,到处充满弹片,废屑和灰尘。我们几乎认不出任何物体的原貌了。那些被爆发的物品根本 不可能整齐地裂成一个4,5边形的形状。

我想,为了让观众好受点,电视或电影中那些被轰炸而死的人都会较为平静且迅速死亡,而未直接呈现出最残忍的一面——但是我觉得根本不需要隐藏爆炸性所带来的惊骇效果。 炸弹会摧毁一切事物,包括生命和建筑。所有的事物会因此灰飞烟灭。我们必须真实地呈现这种场景。

游戏运行过快

我知道这听起来显得很诡异,运行过快难道也算是问题?我喜欢玩古老的游戏,这些游戏是针对较老的硬件设备来设计的,因此在新机器运行时速度要快得多。显然,对主机游戏 来说,这并不算是个问题,但PC游戏的情况有所不同。

当然,从商业的角度上看,发行商不会关心这种问题。对他们来说,5年或10年前的游戏已经没有商业价值了。玩家更愿意将金钱花在新游戏上,旧款游戏的盈利能力已不复存在。 但是从游戏编程的角度来看,这就是是编程方面出现了偏差。如果你的游戏运行速度过快,影响到游戏体验,那么就意味着你在设计时没有考虑到游戏运行速度的问题。更糟糕的 是,你浪费了最宝贵的资源——CPU周期。利用额外的CPU时间,你可以实现许多目标,比如:

1、生成更多动画帧,从而使动画效果更为流畅。上述情况只有能够在各帧间生成的动画系统才能实现,现今这种类型的动画系统越来越多了。

2、将更多时间花在AI上。让寻径范围扩大,或让游戏中的怪物更加聪明。可扩展AI并非毫无意义,但是如果其中任意部分(游戏邦注:比如寻径)牵涉到重复和无限计算,那么这 个部分显然需要占用更多的CPU时间。

3、生成更多多边形。许多游戏为了能在较慢的机器上运行,选择削减3D引擎生成的多边形总数,这样势必会影响到画面质量。选择相反方向的做法会如何呢?以高端机器为目标硬 件设计游戏,然后通过内置缩放程序来适应现今使用的硬件。随着硬件的升级,游戏的视觉效果会变得越来越好。当然,除CPU时间外的内存及其他硬件资源可能会带来问题,但这 种技术依然值得研究和尝试。

我负责编程的首款游戏需要在4.77 MHz 8086到25 MHz 80386间的硬件上运行,因为这是款多人游戏,所以必须保证在各种设备上的运行速度是相同的。为实现这个目标,我将游戏 中所有内容的基础都设定为计时器。主循环以尽量快的速度运行,使游戏对键盘和鼠标的反应速度达到最大化,但所有的显示程序都与计时器绑定,它们只在计时器有盈余能力时 运行。尽管我没有尝试过,但是我认为这款游戏在我的400 MHz Pentium II上将会以同样的速度运行。

无法随时保存游戏和暂停游戏

许多设计师不喜欢“保存游戏”选项,因为这样玩家任何时候都可以通过读档来纠正自己犯下的任何小错误,这意味着玩家会更快地通关,失败的可能性也会变小。简单地说,玩 家会跳过设计师打算让他们体验到的痛苦和失意。这种想法真得很糟糕。仅仅因为在临近结束时犯个错误而不得不重玩整个关卡,这会让人感到愤怒和乏味。难道游戏设计师制作 游戏只是为了让玩家体验挫败感吗?

我个人觉得,最少需要让玩家可以自行掌控游戏。如果玩家仅仅因为去洗手间或接电话而在游戏中受到惩罚,这是不公平的。玩家应当可以随时随地暂停游戏,也应当可以随时随 地结束游戏,同时不会失去他们已经获得的东西。如果游戏的暂停会影响到游戏玩法,那么可以在选择游戏暂停时关闭屏幕显示内容,比如《俄罗斯方块》。

显然,多人游戏不可参照这项标准。

僵局

当两个过程都在等待对方做出动作,从而导致两个过程都没有继续下去,这便是所谓的僵局。对多任务系统而言,僵局防范是个典型的电脑科学问题:过程A获得资源X,仍需要资 源Y才能继续;过程B获得资源Y,仍需要资源X才能继续,因此两个过程都会无限期地拖延下去。

在游戏领域中,僵局指你需要某种资源来构建生产机制,以创造出更多的同种资源。我最早在玩《工人物语3》时发现了这个问题。我没有足够的石头来建造采石者小屋,但是没有 采石者小屋我无法获得更多的石头。事实上,出现这种情况并非《工人物语》游戏本身的错,因为游戏之前给了我足够的石头,只是我把这些资源用在其他的建筑上了。当然,某 些情况下,僵局可以作为游戏的失败条件。比如在战争游戏中,如果玩家失去了所有的建筑单位和惟一能够生产建筑单位的建筑物,那么系统会在察觉到这种情况后告知玩家他失
败了。

游戏的经济模型越复杂,产生僵局的可能性就越高。《工人物语3》有着非同寻常的复杂模型。当我面临僵局时,我的社区依然繁荣发展而且并未受到攻击,所以不能算是游戏失败 ,只是在游戏中犯了经济错误而已。幸运的是,游戏提供了一个工作区,我可以通过摧毁其他建筑物来回收原始材料。最终,我摧毁建筑物获得足够建造采石者小屋的石头,于是 游戏就又可以继续进展下去。

避免僵局的另一个方法丰富资源的来源途径,即便这些新途径所提供的资源极为稀少。比如,在《大富翁》中路过起点可以获得200美元。即便你没有任何可收取租金的地盘,依然 可以确保每圈获得200美元。

出现僵局并非总是设计上的错误,但是你需要提供打破僵局的方法(游戏邦注:比如路过起点和摧毁建筑等),或者设定察觉僵局并结束游戏的方法。如果无限期停留在僵局状态 ,这样的游戏确实让人相当反感。

违背现实常理

当我开始玩《印第安纳琼斯与恶魔机器》测试版时,我走不出游戏中的首个房间。这种类型的游戏我玩得很少,因为它们往往需要高频率按动键盘和鼠标,但是我觉得自己可以尝 试下LucasArts的作品,他们可能不会要求玩家在游戏中展现良好的手眼协调能力。在首个房间中,我尝试了所有可能的解决方案,依然一无所获。我连第1个房间都出不去,难道 不算个失败者吗?最终我放弃了,去网上查找攻略。

答案就是,将房间中那个巨大的石头搬开!

石头的密度约为30磅/立方英尺,这块石头有125立方英尺左右,那么它的重量约为21.25吨,几乎与巨石阵中的石块相当。琼斯可以拉动石块?这简直难以想象,因而我之前没有尝 试过这么做。

我知道电子游戏中的物理学并不同于现实世界,或许拖动巨型石块是个可以接受的概念。但是,我总是认为关于印第安纳·琼斯的游戏中的元素应当会类似于现实世界。解谜游戏 确实涉及到横向思维,但是横向思维本身需要一定的限制条件。对我来说,我会排斥显然违背物理学的内容。我认为横向思维的扩展程度取决于游戏题材,但是在我无法容忍上述 游戏的设计方法。印第安纳·琼斯是人类,不是超人。

低级趣味和幼稚的幽默

数年之前,EA的美术人员为《疯狂美式橄榄球》中的啦啦队制作了动画。但是,他们将所有注意力放在了如何体现啦啦队员的性感上,而不是制作游戏真正需要的东西,他们完全 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和金钱。

我曾经收到过邮件,有些人坚持要在电脑游戏中突出展现某些低级趣味和性感女性。

我花大量时间说服设计师不要在游戏中添加此类内容。如果制作出的结果不错,尽管玩家可以忍受,但你要制作的产品是游戏,而不是色情媒体。这些内容显得愚蠢且极具冒犯性 ,丝毫无性感和趣味性可言。令我感到欣慰的是,随着市场的成熟,此类游戏将会逐渐离开我们的视野。

幼稚的救世之梦

“征服世界!”“人类的命运危在旦夕!”“拯救宇宙!”摆在游戏商店货架上的游戏盒子们召唤着我们。“不!我才不要!让宇宙自己想办法吧!”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像这种充斥着白日梦式的救世主题的电脑游戏实在太多了,毫无意义的末日情节就是典型的症状。我不当热血少年已经好多年了,我再也不会被这种情节欺骗了。也许这意味着我 已经长成一个无趣的成年人了,已经消受不起这么宏大的想象了……但是,老实说,边跑边叫征服世界的人是疯子吧。我想更准确的说法是,我只是不关心世界的命运罢了。我不 想统治世界,也没兴趣拯救宇宙。那任务实在太艰巨的,不是一个人就能胜任的。所以,不要把这些重任交给我,我不想要。

所有故事都需要戏剧张力,但戏剧张力是怎么来的?是创造一个情境,把读者/观众所关心的东西或者人置于危险之中。类似的,所有游戏都需要目标,我们所谓的“游戏张力”就 是由玩家希望达到的目的创造的。戏剧张力与游戏张力的相似性是电脑游戏通常具有故事元素的主要原因。但如果你想想优秀的文学作品中的故事,被置于危险之中的极少是像世 界命运这么重大、这么不可估量的东西,相反地,是某个人的生命和幸福。狄更斯的作品中就富有真正的张力,比如,David Copperfield能否幸免于Uriah Heep的阴谋诡计?这种 张力比各种“地球就要被小行星撞毁”的电影强多了。甚至,我们在看那些电影时产生深深的同情也不是因为整个地球危在旦夕,而是电影的主角们及他们的命运。以《When Worlds Collide》为例,地球和其他人都完蛋了,但我们的主角逃出升天了。谢天谢地!真是圆满的结局!

Spyro the Dragon(from giantbomb.com)

Spyro the Dragon(from giantbomb.com)

“等一下!”我听到你愤怒地喊住我。“你不是也爱看托尔斯金吗?难道《指环王》不是关于世界末日的吗?”好吧,是的,我当然是,它也当然是。但《指环王》不同于它的低 劣效仿之作的地方是,它其实不是关于拯救世界多么了不起,而是关于即使你成功了你也必然失去了某些东西。这本书是一出拯救世界的悲剧,告诉我们拯救世界要付出的代价。

我想,《模拟人生》的成功非常清楚地告诉我们,游戏不一定要拿拯救世界当主题,毕竟许多人都不想的。大伙儿忙着洗碗刷锅、扫地洗衣,哪有空关心世界。并且许多人也很高 兴做这些琐事,Maxis(《模拟人生》的开发公司)不正是靠它发家致富的嘛?我们不要求游戏让我们去拯救世界,我们只想拯救我们所关心的人。事实上,如果不以“拯救世界” 为题,我们能做出的游戏会更多。

站在正确的角度

这个再明显不过了。如果设计师故意把屏幕的可选择区域做得极小,那么,他的游戏只是浪费时间的无聊谜题。如果设计师是偶然犯这样的错,那么在测试时也应该发现这个悲剧 。游戏测试员有一个问题:他们是经验丰富的玩家——玩了几百小时的游戏后,他们太了解这款游戏了,他们可能不会发现让非硬核玩家组成的大众市场困惑的设计错误。随着我 们设计的游戏越来越针对非硬核市场,我们需要能站在非硬核玩家的角度发现问题的测试员。

糟糕的寻径

寻径是指,让一个单位从这里移动到那里,并且路上要避开障碍的过程。寻径过程会出现许多种错误,但最让人郁闷的莫过于单位被什么东西卡住,死活走不出来。原版《帝国时 代》就因糟糕的寻径而遭人诟病,直到发布解决问题的补丁。你命令一伙人去某地,他们卡住了,原地打转,直到你给他们新命令或移除那个两岁小孩都知道怎么过去的小障碍物 。这种问题除了让人郁闷,还破坏了玩家的沉浸感和对游戏的敬意。

寻径绝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我曾经设计过硅板布局和卖布线工具为生,所以我很清楚这一点。游戏寻径在一定程度上更简单了,因为在战场上,一个士兵跨过另一个士兵的路 线并不会导致短路。然而,不像布线芯片追踪,不可能放着它运行一晚上。当玩家命令一个士兵走到某处时,这个士兵必须立即行动,不能停住想一下怎么走。

以下有几个关于寻径设计的经验法则:

1、重要的不是游戏中的军队能看到什么,而是玩家能看到什么。一般来说,玩家是俯视的,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希望他的军队走的路径。即使他的军队并不“知道”那个地区,也无 法“看到”最佳路径,他们也应该使用玩家的视野而不是他们自己的,来计划路径。否则,玩家就会觉得“为什么你要往那走?”

2、步兵不应该被己方设备阻挡。在现实世界里,如果一队步兵要通过一排己方的坦克,他们就能通过,即使这些坦克紧紧排列成一条线。步兵可以从坦克上翻过去,或者从坦克之 间的缝隙爬过去,无论什么方法,总之能过去。坦克虽然会让他们通过的速度减慢,但绝对无法阻止他们通过。这就是普通步兵的优势——他可能没有太多装备或火力,但他比其 他单位更加多才多艺。不要因为寻径问题而抹煞他们的这个优点。

3、单位群应该过滤与大小接近于他们自身的障碍,穿过大障碍时应该保持整体。作为一般原则,团队应该一直在一起,走大致相同的路径,但不至于所有单位都挤到右手的树旁边 。有多少次你选中一组士兵,命令他们走到某处,却发现其中两个士兵自己跑到另一条奇怪的路径上去了?原因是这两个士兵把其他士兵当作障碍而不是自己归属的整体。他们的 AI似乎太“聪明”了一点。你必须平衡他们的自由度,用坚持与群体呆在一起来改进个体的路径(过滤树、岩石、小山或建筑)。

进入导航点作为行动命令的一部分。当你的寻径出现漏洞时,这就是你的“逃生办法”,通过进入导航点,玩家可以避开寻径问题。显然,最好第一次就做好,但用导航点解决寻 径问题至少让玩家能够继续玩下去而不是因为受挫而放弃。总之,导航点通常是有用的。关于寻径的书太多了,所以我就不再赘述了。大多数寻径问题都是测试和调整没做好导致 的。所以请尽量做好测试和调整;糟糕的寻径会让玩家马上判定你的游戏“太蠢”。

低多边形模型

哇,你的游戏使用3D引擎!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问题是,你的引擎要显示的东西太多了,所以你决定把它们做成低多边形模式。你的游戏世界中的一切东西都有怪异的边缘,与 现实世界中的它们相距甚远。以树为例,低模树看起来就像一把伞,因为树枝都相同的长度,当镜头经过它们的树冠时,就让人觉得很为怪异。

不要那么做。太丑太俗了。让你的美工做得更精致一点吧,如果你没有足够的多边形,那就把它们放在一个矩形上吧。是的,你越接近它们,它们就会像素化,除非你对它们使用 锥形纹理技术,但你的墙体也要这么做;我们习惯这样了。记得《毁灭战士》中地上死尸只有一个子画面吗?当你走到尸体的另一边时,尸体仍然面朝相同的方向,好像它们的眼 球就画在纸上似的?记住,这没什么,我们其实不在意。树也是一样的,事实上我们更不在意树的朝向,除非它与玩法有一定的关系,否则树总是朝着相同的方向并不重要。看起 来正常的树总是比形状像伞的东西来得强。

特定场景的声音片段太少

我讨厌在某个特定的情境出现时听到相同的声音片段一次又一次地播放。如果这个声音只是确认的哔哔声就算了——但这样的话,这个声音就应该始终是一样的,这样才能为玩家 提供一致的线索——但如果声音片段是人说话,那就立即让人火大了。我担任《Madden NFL Football》的声音/视频制作人多年,所以我有时候也为这一点感到羞愧。我们给 Madden录音的时间有限,所以我们不可以录到我们想要的所有东西。《Madden NFL Football》的声音脚本通常是75页长,如果可以我会多写一倍。
如果某个情境与某个声音片段有关(比如“我打中了!”),那么就要为个情境录非常多的声音。我自己的原则是,每个情境都不要少于五个声音片段,甚至最少出现的情境也是 ;至于经常出现的事件,应该至少有二十多个。你不必总是录完全不同的语句;有时候相同的语句用不同的语气念出来也是可以的。在游戏中,可以使用软件,这种软件可以把与 情境对应的声音罗列下来,当情境出现时,就在列表中随机选择播放的声音,播放完后就把该声音片段标记;当同样的情境又出现时,再从剩下未被标记的声音片段中随机选择, 如此循环。当所有声音都被播放过后,就重置列表。这样,玩家就不会连续听到同样的片段两次了。

带剑的鸟

啊呀!我们被恶魔附体的鸟类攻击了!我们面临被啄死的危险。我们砍啊、劈啊,我们施放烤箱+3的魔法。莫名其妙的数字不断地跳出来,似乎是一种跟血跟痛无关的攻击方法, 但我们当中有些人却因此受伤了。最终,我们消灭了最后一只鸟类(坏蛋从来不会聪明到逃走,甚至当它们失去数量上的优势时;这是鸟类令人钦佩的责任感啊)。检查尸体时我 们发现,这些恶鸟不仅穿得像人,还带了人类的钱和武器。真是出乎意料!其中一只恶鸟还带了杀伤力+5的宝剑。可笑,当这只鸟人还活着的时候,我根本没注意到它还带了这样 的好家伙。如果它装备这么好,为什么不在战斗中使出来呢?还有,这家伙把钱放在哪里呢?胃里吗?

你懂的。

坏蛋和消失的武器

许多人抱怨这一点,这是对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到的“带武器的鸟类”的延伸。你千辛万苦放倒了一只大BOSS,却发现他的武器没了。Evan McClanahan提到,“当大BOSS正在用他 的无敌机关枪对付其他角色时,我溜到敌人背后偷袭他,我想要那把枪,而不是一具尸体和一根破棍。”

现在,在网络游戏中,这一点多少是可以理解的。怪物总是会重刷出来,如果他们每次挂掉都掉落大武器,那么游戏世界很快就会被那些武器淹没。但在单机游戏中,游戏设计师 完全可以平衡这一点。如果掉落武器使游戏太不平衡,你可以限制玩家使用武器的能力——好吧,你消灭了那个巨魔,拿了它的武器,但事实上你不可能那么轻松地挥动那根30斤 公重的树干。或者,也许你得到了坏蛋的好枪,但坏蛋所带的子弹只够你用几次。用完了就没有了,如果你坚持要满世界寻找那把枪能用的子弹,那么你随意吧。

这个问题的另一个推论是由Chris Oates提出的:一个穿着皮革比基尼的妖女死掉后掉落一套铠甲。什么?她既然带着装备为什么战斗时不穿上?难道她是打算拿去洗衣店的吗?

我玩过在这方面没犯错的游戏。杀了一只小地精,得到一把小刀。杀了五十只小地精,得到五十把小刀。这就非常合理了,你也不会贪走这些小刀,就像在现实生活中一样。

没有变化的技能水平

这个问题有点棘手,因为我知道执行起来是要成本的。平衡多种技能水平比平衡一种技能水平要费时间,而在游戏开发中,时间就是金钱。另外,并非所有玩家都有相同水平的技 能,也不是所有人都希望接受同样难度的挑战(如果你把游戏设计得太困难,只能说明你是一个自娱自乐的游戏设计师)。通过给玩家不同的技能水平,你其实是延长了游戏的寿 命,因为玩家的水平会提高,这样就能重复通关了。更重要的是,你扩大了你的游戏的受众范围。如果游戏太简单,那么硬核玩家就会对它不屑;如果游戏太难,休闲玩家就不会 对它有兴趣。如果你的游戏的难度水平是变化的,那么这两类玩家它都能吸引了。

过度使用黑暗

Trent Lucier抱怨道,有些游戏让玩家在黑暗的环境前进,只能借助显示器的微弱光线看东西。前五分钟还挺刺激挺有氛围的,但五分钟以后就只是觉得无聊厌烦了。同样是在黑 暗的环境中,敌人怎么可能比我看得还清楚?我完全同意这个抱怨——我不反对“光线微弱”,但我在“黑暗”中不会得到太多乐趣。在黑暗中摸索嗑碰可不会让我觉得自己像间 谍/盗贼/刺客/忍者。所谓的潜行刺杀的要点是,能在黑暗中看得清楚。

Charlie Byers也指出,许多Windows移植到Mac平台的游戏都存在这个问题。苹果显示器有不同的伽玛值,而虚幻引擎的伽玛值修正功能似乎在苹果机上不太管用。移植程序员请注 意了!

草率的壳菜单

不少人抱怨游戏壳的粗糙的界面。所谓的游戏壳就是指在进入主游戏模式以前必经的设置面板。这些东西设计起来从来就没什么乐趣可言,它们只是设置、保存、加载等。结果是 ,它们往往存在两个问题中的一个:要么做得太匆忙,导致布局不合理、组织混乱;要么太花哨,搞笑大过必要。为了掩饰它们是电脑加工的功能这个事实,以及让它们更贴合游 戏的主题,所有的菜单都使用旋转怕燃烧文字,并在当前强调的项目上加发光特效。

为了让游戏壳更对玩家的胃口,不是用大量无意义的特效来装点它,而是把它设计得容易使用,以便玩家能尽快进入游戏。尽量根据你的游戏主题设计字体,但也必须保证玩家读 得懂。不要使用超过两个层级的菜单。保证所有项目的默认设置是合理的,以便第一次玩的玩家可以直接跳过,不必做任何修改。(考虑到PC硬件的不同,我知道这个很困难)老 版Borland Turbo Pascal编译程序手册的第一页——甚至在标题页以前,就提到“如何立即开始”,因为他们知道所有人都想最先进入。玩家也是这样的。

永远不要忘记:虽然壳是游戏最无聊的部分,但它也是玩家真正开始体验游戏以前第一见到的东西。正如一些求职手册上所说的,你只有一次机会给人留下好的第一印象。

浪费时间的随机遭遇战

你终于把整个小镇上上作恶多端的鼠怪都收拾掉了,因此得了一些经验点。现在你又出发去其他地方做更伟大的事了。但当然,你还是会经常回来这个小镇的,回来卖卖打怪得来 的垃圾、补充武器等。问题是,每一次你回来,你还是会遭遇鼠怪的攻击。现在你的已经变强大了,有了更强的武器和装备,所以打鼠怪绝对是浪费时间。所以,你不会为了那少 得可怜的经验值停下来打鼠怪,你会为了避免麻烦而对鼠怪避而远之!

这个问题的变体是,你回到小镇上却发现这个地方又被更多鼠怪占领了,只是现在它们比之前更强了,你又得再展开一次“灭鼠行动”了。它们看起来和动起来跟之前那一批鼠怪 一模一样,所以并没有带来新玩法,这又是一个无意义的挑战。

这显然也是糟糕的游戏设计师的失误。稍微想一想就能找到解决办法。1)无论是什么地方,你刚清理掉那里的怪物,那里就应该保持无怪的样子一段时间(这是好游戏设计的基本 生态学)。2)随机遭遇战的小怪如果太弱不足以构成威胁,应该让小怪们见到玩家立即恐乱逃跑(这是基本的动物行为)。这样,玩家就不会因为你设计的无意义的战斗而浪费时 间了。

能够保存调整后的设置

本系列的忠实读者应该已经知道在“保存游戏”的论战中我的立场是什么了:我认为玩家想保存时就应该能够保存;如果他们为了通过一个艰难的挑战而重新载入所有时间,那是 他们的特权。然而,这次我打算承认我对这个问题还有另一个观点。

但确实令人生气,正如Brendan Sechter所说的,当游戏要求你在关卡开始以前调整你的单位/武器/或无论什么东西以便战胜挑战,然后却不允许你保存调整后的结果。调整设置可 能是玩法中有趣的一部分,但当你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在关卡开始以前调整,那就变成一件无聊的机械运动了。

糟糕的(或不存在的)摄像机控制

Dave Wilson告诉我,有些第三人称3D游戏完全不允许玩家控制摄像机。又是糟糕的游戏设计师在搞鬼!什么是3D环境?允许你不付任何代价就能自由地观察游戏世界。看:普通人 的视域约有120度宽。不同的游戏的视域则相当不同,随着高清电视的普及,那个值应该还会变大,但无论如何不会超过120度。玩家戴着头戴设备玩游戏已经够辛苦的了,作为补 偿,他们应该能够控制摄像机。而且这个问题很容易解决。看一下原版Playstation游戏《Spyro the Dragon》或《Toy Story 2》,你就知道直观顺利的玩家控制型摄像机应该是 怎么样的了。

可以用敌人的尸体重生的角色

我在许多游戏中都看到过这种角色,似乎已经成为幻想游戏的有趣而自然的玩法之一。比如说,死灵法师可以复生死亡的敌人,使复活后的敌人成为自己一方的僵尸战士之类的。 似乎是挺好的设定。不幸的是,如果执行得不好,会导致游戏严重不平衡,因为它造成了不可控制的正向反馈:你失去的单位越多,敌人得到的就越多。正如我在其他文章中说过 的,想象一下如果在下棋时,你可以把对方的棋子捉过来为己所用,那么游戏时间就会大大缩短。允许一方占用另一方单位的游戏机制必须非常谨慎地处理平衡性。

《Dungeon Keeper》其实有不下四种把敌人变成“朋友”的机制,它闪都通过不同的方式实现平衡:

1、你可以捕捉敌方角色,把他们关进监狱,饿死他们。(在某种程度上,《Dungeon Keeper》使《侠盗猎车手》变成人道主义的榜样,但我们现在不打算说这个)敌人饿死后会变 成低级的骷髅战士,这种战士在大部分时候是非常脆弱的。而且饿死还要花一段时间。因为需要时间和力量上的下降,这不算特别不平衡的设定。

2、你可以捕捉敌方角色,在酷刑室里折磨他们,直到把他们转化成自己一方的。在这种情况下,你得到的“小伙伴”将与他们作为敌人时一样强大。这种设定的缺点在于,非常费 时间,你要不断地施放昂贵的治疗咒语,否则敌人就会被折磨至死。另外,越强大的敌人,需要的转化时间就越长,所以优势和劣势实现平衡了。

3、你可以把敌人的尸体拖进墓地,当埋在那里的尸体足够多时,墓地就会生出一只吸血鬼。这个设定的平衡条件是,产生一只吸血鬼所需要的尸体比较多(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 该是8个),并且建造一个墓地是比较贵的。另i鎜莰错的有常aaown以捕捀外,蘾焧的痴就越鈰惩罚试呋的戏通不平衡的设定4」出来㺦上,《Dungeo,> 迳便而不是他们所巤塌滬的特权。础鬼。/p> <使游戏哔声就箞让们佥主情境凓体先,幔声所巤 塌梃凓体 ,宻何从䵪费时靥㺦上,《DunToy,一鬼。删种鬬一印象放弃㝥㺦上,《Dungeo后到叺的寴这

这䎩清案以暄挑战,控刮秹一印象的寴这䔟产建筮题还武器等。麺的尸䇳于扰音脚戀。迼 Oates揦夊术僵尸战士䊠载等㢃凌人它蜋到过賕中掰这车用付显不过䦁的设计匇你霰过踸戏 界呀天同寴武帺己 ),郳#蜋到过舆时候是陒却囆与今发光特效觅拓展h: 310px">篇目1ht="磯目2h: 310px">篇目3ht="h: 310px">篇目4ht="1圔方法urbo P〽到程p>迌资滥暄咨询微信zhengjintiao 诅特效Bad Gf=" Designer, No Twinkie!特效By Ernest Adams特效Lately I h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

上一篇:18个最佳免费游戏盈利技巧

下一篇:如何选择适合自己项目的编程语言

关注游戏邦微信div>
原创频道h: ref="http://gf="rboe .coa/archives/category/origial/report" trget="_blank" onmousesver="i.classNf="='hsver';i.classNf="='hsver';i.parentNode.childNodes[0].classNf="='';docu id=.getEle id=ById('hyy').style.disp='block';docu id=.getEle id=ById('ycc').style.disp='none';">行业报告a>
  • h: ref="http://gf="rboe .coa/archives/94795" trget="_blank" itl="关键词:Supercell初创团队剖析,中国移动游戏的端游ip依赖性"> 关键词:Supercell初创团队剖析,中国移动游戏的

    关键词:Supercell初创团队剖析,中国移动游戏的端游ip依赖性分析 目录 ...a>

  • h: ref="http://gf="rboe .coa/archives/94762" trget="_blank" itl="周末思考:二八法则环境里的公司经营,市场判断和产品设计"> 周末思考:二八法则环境里的公司经营,市场判断和

    目录 第一篇,在行为事件中,很难甄别和预测事件对人可能产生的干扰判断,甚至...a>

  • h: ref="http://gf="rboe .coa/archives/45216" trget="_blank" itl="游戏邦成立以来部分游戏设计观点回顾(五万字长文)"> 游戏邦成立以来部分游戏设计观点回顾(五万字长文

    gf=

    h: ref="http://gf="rboe .coa/archives/45216" trget="_blank" itl="游戏邦成立以来部分游戏设计观点回顾(五万字长文)">2010年底,游戏邦从数据分析的角度解析了当时手机游戏和社交游戏的发展状况 201...a>

  • h: ref="http://gf="rboe .coa/archives/34668" trget="_blank" itl="游戏邦半年报告:游戏研发和运营系统产业分析"> 游戏邦半年报告:游戏研发和运营系统产业分析

    h: ref="http://gf="rboe .coa/archives/34668" trget="_blank" itl="游戏邦半年报告:游戏研发和运营系统产业分析">游戏邦半年报告:游戏研发和运营系统产业分析——PDF下载 第一部分:游戏开发...a>

数据频道/div>
  • AroLib/li>
  • Fc"book/li>
  • Mixi/li>
  • Odnoklassniki/li>
  • OpenFeint/li>
  • Orkut/li>
  • 新浪微博/li>
  • WP7/li>
  • Ovi商店/li>
  • 联通沃商城 /li>
  • 苹果App Score/li>
  • Lokaliscen/li>
  • 天翼空间/li>
  • 黑莓App W/li>
  • 移动MM商城/li>
公司数据库/div>